首页 科幻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守护者的角逐(二)

转世神医在末世 百年念雪 32581 2021-12-04 13:27

  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1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

  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1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

  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1第一百二十章守护者的角逐(二)

  自此岸阳带领的京都战队战胜了这一队来自南疆的毒师之后,比赛就来到了第二轮,也就是接下来的淘汰赛。然而这一次的淘汰赛抽签是能够有机会抽到一次免战权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公为了给张生他们今天全员团聚做个美,这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便是悄然的降临在了他们的头上。

  王将军:“我宣布,第二轮淘汰赛获得免战权的是来自于京都辖区的京都战队,此外请其他队伍记好自己的号码,来到擂台旁边一一站好,准备比赛开始。”

  只不过王将军这话音刚落就引得周围其他辖区的队员一阵唏嘘。

  “这京都战队肯定是跟上面打过招呼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第二轮就抽到他们是免战呢,哎,果然是主场有福利哟。”

  ......

  “也不一定,万一是他京都上面觉得京都战队的实力不够,怕这第二场就被直接淘汰了,跌面子呢,你说是不是啊,哈哈哈。”

  .....

  “也不对吧,这我看京都战队第一轮可是直接就把那南疆毒师队给秒杀了,这实力还是值得商榷的吧。”

  ......

  “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几个南疆毒师,只会张牙舞爪的货色,能强到哪去,他们要是碰上了我,也一样是被秒的命,不过毕竟他京都家大业大,人家得到了免战权,咱们也不能说什么,是不是?”

  ......

  接下来场下一人一句,大家都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着关于京都战队得到了免战权的事情。

  “请大家稍安勿躁,比赛接下来就要开始了。”

  尽管台下是那么的躁动,但是王将军还是井然有序的在主持着比赛。

  只不过王将军的这一句话并没有能够及时的止住那些人的嘴巴,直到另一个男人接过了话筒之后。

  “全体肃静!比赛开始!若有大声喧哗者,直接逐出场外!”

  只见这时候李叔接过了王将军手中的话筒,以一种如同炮弹爆炸的声浪直接席卷了全场。

  “这...是李老。”

  场下的人看到这个虎目圆瞪的中年人,自然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一时间说话都变得有些结巴了起来,虽然这个老人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种威猛霸气,不过这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人,却就是现在华夏的第二把手,李老。

  “另外,我华夏向来注重于公平二字,你们现在在此诋毁这角逐的规章制度,难道是弃我华夏的信念于不顾吗?你们究竟适合居心?!”

  李老这振振有词的话如同耳边黄钟一般,震撼人心,如雷贯耳。

  “不敢啊,李老,手下人就是一时口误,才如此乱说一气的,要说那弃我华夏信念于不顾,那可是绝对不敢的啊。”

  “是啊,李老,你是知道的啊,这种话,我们怎么敢说呢。”

  李老一下子扣了这么一个大帽子下来,使得各地的官员们都纷纷求饶。

  “哼,量你们也不敢,赶紧管好你们各自手下人的嘴巴吧,别再招惹了什么别的事端,行了,我宣布,比赛正式开始!”

  李老看着这平时一个个风光无限的辖区高官们此时能够如此般低三下四,也就不再多追究什么了,毕竟这种关于国家的大帽子压下来,什么人都是不敢接的。

  经过这个赛前的小插曲,之后的比赛倒也还算进行的顺利,不过其中倒是也出现了不少平时隐匿江湖,现在彰显实力的几匹黑马。

  例如,南山云霄寺的诸位僧人,一招九霄阵法就使得对面的人无从下手,可攻可守,最终赢下了比赛。

  还有,淮北冥山道观的五位道长,几位的样子都是像极了仙风道骨,一人手中一杆拂尘,一招一式都充满了极其深厚的内力。

  .....

  经过这一场比赛之后,剩余的辖区队伍的数量也来到了只有九个,大家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战斗之意丝毫未减啊。

  “第三轮的比赛和第二轮大致一样,还是各队派人上来抽签,也仍然是有着一个队伍拥有免战直接进入下一轮的机会,所以现在,抽签开始!”

  王将军看着擂台下面这群战意熊熊的队员们,心里也是十分欣慰的,毕竟现在他们再怎么打斗,也都是整个华夏的战士,当危难来临的时候,他们还是会站在统一战线,同仇敌忾的。

  .....

  “我宣布,第三轮获得免战权的队伍是来自于北疆狂战士队伍,剩下的队伍准备开始接下来的战斗,那么比赛开始!”

  王将军手里拿着抽签的结果宣布道,同时目光也移向了那个获得免战权的北疆狂战士队,这个来自于华夏最北方的北疆战队,他们从小生存的环境就是那种十分严峻的严寒环境,也正是这样严酷的环境才能够造就出他们这样意志坚定,不畏艰苦的强师劲旅,就连王将军这种征战沙场多年的老兵看到这些“狂战士”们之后就觉得为华夏有他们这样的战士而自豪。

  “岸阳,这次你们就还是随便让两个人上,尽量的保留一下实力就行了,最好的话是能够赢得比赛还让其他人都看不清我们的实力,这样就是最好的了,因为对于未知,每个人都会还有那么一丝本能的敬畏。”

  在场下的时候,张生悄悄把岸阳叫了过来,稍微交代了一下。

  “放心吧,师傅,我们现在的实力绝对是可以碾压在场的所有人的,根本就不需要暴露什么实力的,你就放心吧。”

  岸阳一脸你快放心吧的样子对着张生说道。

  “嘿,又忘了,我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是?”

  张生看着岸阳这个满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瞬间摆出了师傅的架子说道。

  “当然不是了,师傅教导过,我们不能轻敌,狮子搏兔尚使全力,只不过现在要求我们不要使用全部的实力嘛。”

  现在的岸阳就如同张生肚子里的蛔虫一般,都快要把张生要说的东西给猜透了。

  “你这个小机灵鬼啊,知道了,就去吧。”

  张生看着自己面前的徒弟也是没有什么办法了,索性就用手刮了岸阳的鼻子一下,然后就目送岸阳去擂台旁边了。

  “鸩觅闲,你和噬虎两个人都已经出过手了,所以这次的比赛就还是由你们两个先出战,但是记住,战斗的时候不要使用全力,尽量要压制在实力的一半以下,然后如果你们五成的实力解决不了的话,我们三个再进行轮番的上阵,大家都要将实力报持在五成以下就好了,明白?”

  到了擂台旁边的时候,岸阳担当起了那个一直是由张生担当的团队指挥的责任,不过也是因为平时一直看张生指挥的原因,现在真正的身临其境,倒也算指挥的井井有条。

  “哈哈,岸阳,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就对面这群土鸡瓦狗,别说五成实力了,就算是再减去一半,他们都未必能够承受的住呢。”

  噬虎是个真性情的人,有话就说,但是却有着自己的智慧在其中,只不过此时大家都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展示一下自己这两年以来的修炼成果,所以噬虎才会说出这些话,而且说话的时候还故意的调高了嗓门儿,仿佛就是故意要让周围的参赛队伍挺到一般。

  ......

  “二哥,那边那几个人是谁啊?口气这么猖狂,大家都是隐居深山的修炼者,怎么着?打起来,谁会怕他?”

  擂台旁边就有着几个初出深山的青年面孔,一个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问道。

  “他们啊,就是京都辖区的队员了,人家是主场,而且据说这次的京都辖区战队还曾今打败过不少的特种部队呢,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

  旁边这个被称作二哥的人也是摇摇头回答道,虽然他不知道京都辖区的人的实力,但是以他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在外面的时候还是不要妄自揣测别人的实力,或者是轻视对方的好,一旦那样就很可能会吃个大亏。

  “打败特种部队有什么厉害的,那些特种部队有没有经历过修炼,他们平时所用的锻炼方式只不过是一些对于体能的增加,不说这京都辖区的人,就算是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队伍来,都是能够打过特种部队的吧,所以这种事儿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吗。”

  那个脸上还有些稚气的青年听了自己二哥的话,还是那么不以为然的说道。

  “据说,那几个特种部队也都不是一般的特种部队,算了,小五,不要再议论人家了,出门在外还是要管好自己这张嘴才是,要不然你会吃大亏的。”

  那个被称作二哥的人听得自己弟弟的语气还是那般目中无人,当时眉头也是有些紧皱,虽然自己这个五弟的实力在自己的山门之中已经是排的上号了,而且天赋在这次的年青一代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个当二哥的现在有必要教给自己弟弟这个为人之道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