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它

第四百七十四章 结局

穿越逆袭来种田 琬英 5747 2021-12-07 11:50

  “我们可不能让你就这么轻易把人给接走。”

  洛云逸、谢元醇、常威和沈清风站在她所在的门口,拦住了想要进去接人的蓝挚初。

  最先开口的是洛云逸,剩下的人跟着点头应着,才不会就这样放过他。

  “你们有什么难题尽管出吧。”蓝挚初微扬着眉,眼里有着自信。

  今日他的大婚,身穿和灵惜相同的红色锦袍,上面绣着精致的花纹,尾摆初还有着金丝边,身姿挺拔的站在门口处,器宇轩昂充满的贵气。

  “首先我出题。”温柔贵公子沈清风先站了出来,最先出题。

  蓝挚初明白若是不解决掉他们,怕是不会让他进去,然而不管是什么,他都不可能会退缩。

  在里面的灵惜大概听到这动静,知晓了外面的情况,不由笑了起来,眼里有着甜蜜。

  沈清风拿出一张锦帕,上面有着几个不同的红色唇印,笑得狡黠:“这上面的口脂,哪个是灵惜的?”

  在里面的新娘隐约听到这问话,顿时明悟了难怪之前莫箐箐神神秘秘的非要她在一张锦帕上亲一下,原来如此。

  蓝挚初抬眸看了眼这锦帕,没过多久便指向中间的:“这是她的。”很肯定的四个字。

  闻言别的人都朝他指的方向看去,这上面的唇印大同小异,还真是不好分辨,沈清风看去,微眯了眼眸:“瞎猜的?”

  “不是。”蓝挚初否认着,他确实不是瞎指的。

  “那你观察得可真是仔细。”他退开了一步,算是回应了他答的是正确的,旁边的人就好奇问他是如何知晓的。

  蓝挚初高深莫测的笑了下,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见得不到答案,这些人再好奇却不敢再追问下去。

  接着谢元醇跟着出题,依旧是与灵惜有关,然而仍是让蓝挚初轻松破解掉。

  剩下的人出的题一个接一个被击破,他们都没了再拦着的理由,洛云逸嘟囔了一句:“算你走运。”

  蓝挚初听见了,朝他看去一眼,却并未搭话。

  他望向里面,从这纸糊的木窗,隐约能看到里面她的身影,想到他马上将要迎娶灵惜,他的心就跳动得极快,只是表面看不出异样罢了。

  见着这些人都被败在了他手下,倪冰湖眼眸转了下,不顾身份的站了出来:“等下!”

  再次拦住了他想要推门进去的举动,见状蓝挚初只得停下。

  “他们就算了,你为何也要出来?”看来灵惜真是受到许多人喜爱,就连倪冰湖都想要插一脚。

  “怎么我就不行?”她扬了下眉头,而蓝挚初沉着张脸,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来,可她依旧未退开,朗声道:“你只需说出喜欢上灵惜的过程和她的优点就让你进去,怎么样,这很简单吧。”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好奇的朝他看去,确实都想要知晓这其中的过程,再看一下他对灵惜到底了解多少。

  倪冰湖站在门口处,面前就站着蓝挚初,他微眯眸子,看不出喜怒来。

  在一边的百里宁兴见状,担心自家夫人会被欺负,立马上前揽住她肩,脸上带着笑意:“这个是我们大家都想知道的,她也是为洛清颜做打算。”他维护着倪冰湖:“里面的人没准也是想要听你的回答。”

  被揽着的倪冰湖用手肘的地方戳了他胸膛一下,被他抓住握着手。

  “如果你还想待在京城的话,就不要做多余的事。”蓝挚初眼眸里含着威胁之意朝他看去。

  百里宁兴顿时满心委屈,他还不能维护自家夫人了?简直过分。

  “你可不能瞎威胁人,不然我告诉灵惜。”倪冰湖挑了下眉头,回握着他的手。

  他看向面前这两人,摇了下头,低沉道:“不是想要我说过程和她的有点吗?”

  “嗯嗯。”倪冰湖点着头,别的人跟着竖起了耳朵想要听他说的。

  蓝挚初回忆起曾经的种种,唇角不由微微勾起,眼里满是深情,缓缓叙述着他们曾经的过往:“与她的相识……”

  他断断续续的说起他们曾经的过往,平淡的声音下,却不难听出里面对灵惜的喜爱,就连她的一些缺点都能被说成是优点,她的机敏睿智不用说,偶尔的调皮也被他说了出来。

  在里面的灵惜听到他说的这些,脸颊上是止不住的红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他们这多的故事来,真的是很令人感到羞涩。

  旁边的人听了,纷纷羡慕嫉妒灵惜,能够得到当朝的摄政王蓝挚初如此深沉的喜爱,还有的夫人听了捏了下身侧相公,让人学着点儿。

  “你若是能够一直对她好,我就能放心了。”倪冰湖让开了身子,不再拦着他进去。

  将要走进去的蓝挚初在踏进门时道了句:“我的夫人,自然会宠着她,不用旁人提醒。”

  别的人听到这话,更是表达出了对灵惜的羡慕嫉妒。

  在蓝挚初要进来时,就已经有人为灵惜盖上了红色的盖头,他进去见到的便是安静坐在那边的灵惜。

  瞧着眼前这熟悉的身影,蓝挚初嘴角终于露出一丝笑意,眼里有着柔和。

  灵惜知晓他这是进来了,随后便又有人冲到她身旁牵住了她,是洛云逸。

  “我把姐姐交给你了,你可不能欺负我姐姐。”他抬起她的手,心里还有有着一丝不情愿,还有着担心。

  “任何人都不会欺负你姐姐,包括我自己。”蓝挚初郑重的说着这句话,眼眸看向她,里面满满的深情。

  洛云逸见状,彻底把灵惜交给了他,她握住他的手,盖头里的她弯起了眼眸,里面有着幸福的味道。

  这场娶亲办得很是浩大,基本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参加了,就连小皇帝也在其中,只不过没待多久就回去了。

  等到了吉时,他们开始了拜堂成亲。

  “一拜天地。”

  灵惜和蓝挚初双双转过身子,朝着外面同时低下了头,微微弯了身子,拜了天地。

  “二拜高堂。”

  转过身来继续拜,高堂上的人笑得极其高兴。

  “夫妻对拜。”

  灵惜拉着手上的红绸带,另一边的蓝挚初同样牵着,她脸上的笑意是止不住的,从今以后,她就是他的妻。

  然而就在她弯腰时,突然感觉到腹部有些不适,接着这熟悉的感觉让她脸上的笑都止住了,她这姨妈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这个时候,还记得这是在拜堂成亲,尽量忽略掉这个感受,拜完了最后。

  蓝挚初在她顿时的一瞬便看了过去,只是红盖头遮住了她,看不到里面她的表情,心里有些担忧。

  “礼成。”

  随着唱礼的人最后一句,灵惜被送回了房间,而蓝挚初本该留下招待客人,但是方才在礼堂上她的那一瞬,令他感到担忧,找了个借口先过去。

  “你身子可是不适?”他来至她身侧低声询问。

  她跟着压低了声:“嗯,不碍事,一会儿再和你说,别担心。”她示意是真的没大碍,他见状放下心来。

  来的人很多,极其热闹,然而蓝挚初还是有着不小的威严,使得他们不敢过分对待,没多久就放人回去,他们自个儿在这边热闹着。

  灵惜已经处理好姨妈问题,坐在床沿等着人进来,其实她是真的蛮想把头上这些重的东西及红盖头给扯下来的,想到这是她的婚礼,还是忍住了。

  没多久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知道是蓝挚初来了,她的心跳得极快,今天和他结束了婚事,他们真的已经是夫妻关系了。

  “你真美。”掀开了她的盖头,蓝挚初带着柔情的眸光看向她,令她感到不由脸上浮现一抹红意。

  “头上的东西真的重,我先解开。”说着就抬手准备取下来。

  “我来。”他阻止了她,接着上手就开始一件件取了放在一边,直到头上没了任何头饰,轻松多了。

  灵惜侧眸看他,只见他眼里有着幽深,里面有着眸中欲望,在他倾身过来时,她红着脸推了他一下:“我癸水来了……”剩下的话还未说出口,他便明白了,也知晓了她在礼堂上的异样是为何。

  无奈的叹息一声,搂着她低声:“睡吧。”

  成完亲,蓝挚初可谓是彻底闲了下来,整天陪着他的灵惜,直到一个月后,他向小皇帝提出了辞退,不再当摄政王。

  “当真考虑清楚了?”小皇帝绷着张脸问他。

  站于殿堂的蓝挚初,很是冷静的点了下头,随后道:“过两天我要带我家夫人出门游玩,朝堂上的事我不便再插手。”

  见他真的不打算当摄政王,小皇帝只得放他出门游玩。

  至于之后小皇帝在面对各类都快要处理不完的事情时,他顿时没忍住的吐槽着蓝挚初:“他其实就是想要摆脱掉这些杂事好专心陪人吧,就让朕独自处理这些事,不厚道啊不厚道。”

  而被说的人,此刻正站在小舟上游湖,身侧还站着灵惜,望着这大好河山,露出了笑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